新聞動態
首頁>活動資訊>新聞動態
返回列表
辱母反擊案如果發生在美國,他們有一堆例子告訴你這是正當防衛

  最近大家都被山東辱母案刷屏——山東一企業家甦女士因沒有按時還清高利貸,被人以脅迫、限制人身自由、言行侮辱等手段催款。甦女士兒子于某因受不了侮辱,用刀刺傷3人,刺死1人。而當事人並沒有被視為“正當防衛”。這事如果發生在美國——

  此案最大的爭議,在于法院沒有采納于某辯護律師“正當防衛”的意見,以故意傷害罪判處甦女士兒子無期徒刑,理由是——于某當時沒有受到生命威脅,對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不構成正當防衛。

  這種簡單粗暴的讓人大惑不解,如果真相真如網上說的這樣,憑什麼不是正當防衛?如果事情尚未弄清楚,為什麼直接定罪了?太專業的定罪標準我們不解,我們只知道,如果在美國,不會如此輕易判斷“不是正當防衛”。

  美國的“正當防衛”是怎麼樣的?

  舉幾個著名的例子吧。

出出國

  2016年3月8日,16歲的男孩貝利與母親瑪麗在家。母親的男友,37歲的約翰進來後與母親發生激烈爭執,一拳將這位母親擊倒在地。貝利回房取槍,對約翰連發五槍,擊斃了約翰。貝利被控二級謀殺。時隔一年,2017年3月,陪審團又判決貝利無罪並當庭釋放。因為辯方堅持認為保護母親的行為是出于正當防衛的。

出出國

  2016年9月23日,美國佐治亞州一名叫陳鳳珠的華裔女子,在發現有三人入店搶劫後,用槍擊斃其中一名劫匪。陳鳳珠在發現入門之賊後,首先選擇了報警,然而911報警電話無人接听。

  此案中,陳鳳珠被判無罪。監控錄像以及報警錄音傳到視頻網站後,陳鳳珠得到了網民們的贊譽。

出出國

  說個遠的。1984年,居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個男童,被他的空手道教練性侵。教練被逮捕,但父親無法釋懷,埋伏在押解必經之路上,用手槍結果了性侵者的生命,並扔下手槍從容跟著警察去伏法。當他被問起為什麼要親手復仇的時候,他只有一句話︰“當你的孩子被性侵的時候,你也會想要復仇的。”無關生命安全,也不在于對方有工具與否(犯人當時戴著手銬)。這位父親被判二級謀殺,無數媒體向法官請願,最終這位父親僅被判5年徒刑和300小時社區服務。

  案件中的細節被更廣泛地參考,包括罪犯動機、被危害者心理因素、現場環境是否容許規避等。

  回過頭來看辱母殺人案,能不能算正當防衛,竟然只是甄別對方“是否危及生命”“是否攜帶工具”,這似乎有點敷衍了吧。

  形成這種奇怪的對比,還是因為兩國司法精神不同造成的。

  形成這種奇怪的對比,還是因為兩國司法精神不同造成的。我國是定義法,接到案件先判斷是否能套上某法某款某條,考慮客觀情況相對少,較為死板、僵化。

  而英美法系,屬于判例法。

  所謂判例法(Case Law),就是基于法院的判決而形成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判定,這種判定對以後的判決具有法律規範效力,能夠作為法院判案的法律依據。對于英美法系而言,判例法的來源不是專門的立法機構,而是法官對案件的審理結果。也就是說,審判結果的正義與否,不是立法者創造的,而是司法者創造的。

  就是針對催債行為,美國聯邦公平債務催收行為法案對追債者的追債行為有一個長長的禁止清單,其中主要的有以下幾條︰

  1、不得用暴力或傷害威脅債務人;

  2 、不得對債務人使用下流或褻瀆的語言;

  3、不得對債務人多次打電話形成騷擾;

  4 、沒有債務人的允許,不得在早上8點之前和晚上9點之後給債務人打電話;

  5、如果債務人書面告知不要打電話到債務人的工作單位,追債者就不能再打電話到其單位;

  6、如果債務人書面告知追債者停止聯系他,或聯系債務人的律師,則追債者要完全停止對債務人的聯系。

  值得一提的是,判例法會耗費巨大的人力和財力。對于索債,美國從各式各樣的法律糾紛中提煉出如此詳細的約束條款,可見其在反饋中實現自我成長的事實。照這個標準,“辱母案”中的糾紛就會有一個清晰的結論;如果作為參考標準,沒準也能避免這樣的悲劇。

出出國

  比起美國,我國的法律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亟待將人格、尊嚴、等更多人性本身的東西加入考慮範疇。借用《人民日報》的評論來總結︰

  “法律不僅關乎規則,還關乎規則背後的價值訴求,關乎回應人心所向、塑造倫理人情。而對于判決是否合理的檢視,也正顯示出在法律調節之下的行為和在倫理要求之下行為或許會存在的沖突,顯示出法的道理與人心常情之間可能會出現的罅隙。也正是在這個角度上看,回應好人心的訴求,審視案件中的倫理情境、正視法治中的倫理命題,才能‘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