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首頁>活動資訊>新聞動態
返回列表
【留學生作弊被捕】誠信固然要倡導,但“懶政”就沒責任嗎?

  4日,四名中國留學生因在之前的托福考試中涉嫌代考,被美方逮捕。被捕留學生將被控“串謀欺騙美國政府”,面臨最高5年、25萬美金罰款、刑後3年監視的刑罰,並遣返。

  事件一覽

出出國

  報道截圖

  美國媒體報道,美方4日表示,他們逮捕了四名參與大學入學考試欺詐的中國公民。據波士頓聯邦檢察官稱,就讀于馬薩諸塞州劍橋市霍爾特國際商學院的25歲的王悅(音譯)代替三名中國學生參加托福考試。

  波士頓地區聯邦代理助理檢察官威廉?魏因雷布(William B. Weinreb)說︰“規避托福考試的非法計劃,不僅破壞了學術機構的公正性,也損害了我們國家的學生簽證項目”。

  報道稱,這三名學生是24歲的張世坤(音譯)、21歲的黃樂毅(音譯)和21歲的程曉萌(音譯)。這三名學生利用欺詐的成績,分別被美國西北大學、賓州州立大學以及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錄取。之前,他們因未能達到這些大學的最低分數線,向王悅支付了7000美元代考費(按目前匯率計算約為48300人民幣)。他們在被大學錄取後,得到了美國國務院頒發的學生簽證。

  王月在新澤西州被捕,同時其他三人分別在馬薩諸塞州、賓夕法尼亞州和亞利桑那州被捕。四人被控移民方面的犯罪——串謀欺騙美國政府,將面臨最高5年監禁、25萬美元罰金以及3年監視居住的懲罰。

  “替考”現象敲響誠信考試警鐘

  留學圈子一片嘩然,標化考試作弊現象再一次挑動了人們的神經。早在2015年5月,留學圈子就發生過規模更大的替考事件︰15名中國籍華人因涉嫌聘請槍手持偽造護照,分別冒充考生代考托福(TOEFL)、SAT以及研究所入學試GRE,已在被捕後,遭賓州大陪審團起訴。這15名涉案華人共被提控35項罪名。

  靠此分數獲得入學簽證,還面臨詐欺政府的聯邦重罪——今天美方對4位代考學子做出“串謀欺騙美國政府”的控訴,也是事出有例。

  誠然,作弊損害的是所有循規蹈矩考生的利益,是在無數人付出人力和財力的糧倉里偷而蠶食的碩鼠行為。對于作弊,我們應該堅決抵制,杜絕效仿。

出出國

  立場說完了,下面說說當事的另一方。

  ETS就沒有責任嗎?

  美國留學的誘惑太大,作為托福考試舉辦方的ETS,有義務正視︰這其中肯定會有人鋌而走險,通過各種方法獲得不正當的考試結果。然而ETS是怎麼做的呢?

  托福作弊現象在留學圈子里早已不是新聞。托福考試的監管環境遠遠不及中國高考,一直以來,考生作弊的方法層出不窮,然而ETS一直疏于管理。

  2015年,《中國新聞周刊》的記者就國內托福考試亂象致電ETS,表示自己要用高科技作弊工具參加一次托福考試,卻得到ETS相當敷衍的回復——ETS新聞發言人湯姆?尤因(Tom Ewing)提醒記者,“對任何程度的披露托福考試作弊細節保持慎重”。除此之外,該機構並未表現出對托福作弊產業鏈進行調查的任何意圖。

  相比于買題、高科技作弊,槍手代考是更直接、高效、安全的作弊方式——在中國考托福,不受美國法律“禁止頂替他人身份參加考試”等相關條文的制約。而直到2015年,ETS才改進了反制措施︰

  之前是把問題考生的成績hold或者禁考,從2015年上半年改為了算後賬,也就是等作弊考生入學之後,才“發現”考生之前的作弊,直接告訴考生所在的大學,把考生直接退學。當然,獲得留學F1簽證還會被以欺騙美國政府的名義起訴。

  今天被捕的4人,就栽在這條上了。

  作弊該懲罰嗎?該,還務實者以公道,還規則以公信力。

  但ETS的做法是,在掌握證據的第一時間不抓你,等你落地美國再給你重擊。先縱人之惡,然後一網打盡。

  在國內,這有個接地氣的名字︰釣魚執法。

  從法律精神來說,這類似于倚仗量刑與執法的力量,而忽略監管與道德建設。

  比起來,主管SAT考試的CB,吃相更難看︰今年CB將非美國本土的SAT考試場次由6場砍到4場,對此美媒的解釋是︰“避免亞太考生過度刷分帶來的競爭壓力;並降低題庫的使用頻率,減少泄題風險(——《華盛頓郵報》)”。

  而SAT的題庫更新太慢,被普遍認為是泄題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CB的做法是,對2100-2300的高分嚴查,取消可疑者的成績,並最終減少了國際SAT考場的場次。

  “懶政”大大偏離教育初衷

  無論是ETS的“釣魚執法”,還是CB的“一刀切”,都是名副其實的“懶政”︰考場環境不公平卻不添加監管投入,題庫更新慢卻不勤出考題。自己的規則有漏洞,卻只寄希望于處罰措施,這種針對亞裔考生的省事、粗暴的做法既不負責任,也是對數量最大、競爭力最強的國際生群體——中國留學生的輕慢、不尊重與歧視。

  雖然在美國法律中這麼做沒違法;但從做教育的角度來說,教育應該做的是引導、影響、幫助學生實現自立,而不是引導學子犯罪、壓迫學生。在提供公平環境的前提下培養與選拔人才,這才是教育者該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