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首頁>活動資訊>新聞動態
返回列表
普林斯頓亞裔錄取率低?“他們背景材料極其相似”

  據美國媒體報道,普林斯頓大學招生官員認為很難區分亞裔申請人,因為這些學生的“背景材料極其相似”。

  普林斯頓大學卷入招生歧視的官司中。2008年,兩名亞裔學生申請常春藤名校時遭拒,于是控告學校招生系統涉嫌種族歧視,聯邦調查人員對包括普林斯頓大學在內的多所學校展開了長達七年的調查。

  一個名為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的組織把哈佛、普林斯頓、北卡等美國名校統統告上法庭,起訴他們在招生中涉嫌歧視亞裔學生。為配合調查,普林斯頓大學把大批招生材料提交給了美國教育部下屬的民權辦公室。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稱,“亞裔學生背景及其相似”的言論出現在聯邦調查人員對于多所常春藤名校在招生中是否涉及種族歧視問題的調查報道中。

  美國網媒Frontpage Mag此前刊載了一篇名為“普林斯頓根據文化口味量來選擇少數族裔”的文章,批判名校普林斯頓大學在錄取過程中隱藏的種族歧視主義。大學錄取常常公然或隱瞞地違法法律,采納種族主義。但是,如果成績不代表膚色種族,那麼大學如何決定錄取哪一些少數族裔的學生呢?

出出國

  在Buzzfeed獲得的部分文件中,招生官將亞裔申請者稱為“標準的醫學院預科生”,認為他們的背景很相似,所以很難篩選,相比之下,夏威夷原住民或太平洋島民則“更具文化特色”,因此更加受招生官員青睞。

  該文章稱,在錄取過程中有種族偏見是一場國家危機。大學們正在縮減真正有價值的學生數量,同時著眼于招收那些舉行抗議活動或者燒毀建築物的人權踫瓷者。

  面對這樣的指責,普林斯頓開始對他們的部分招生規則作出解釋。

  在Buzzfeed獲得的部分文件中,招生官將亞裔申請者稱為“標準的醫學院預科生”,認為他們的背景很相似,所以很難篩選,相比之下,夏威夷原住民或太平洋島民則“更具文化特色”,因此更加受招生官員青睞。

  實際上,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系康教授對亞裔招生做過相關介紹。

  他表示,自己負責該系的招生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雖然學校不會刻意對比或針對某地區的學生,但是在每個地區的錄取名額還是有所控制的,這是一種正常的招生政策,並非歧視。換言之世界各個高校的招生工作也都是如此,每個地區或者國際生的名額都是有限的。

  中國學生申請材料“非定量”部分不走心

  康教授介紹說,中國地區的錄取率低並不僅僅是因為名額限制,因為來自中國的申請量巨大,可以說是其他地區的幾倍甚至幾十倍,因此基數一大,錄取率當然相應降低了。

  對于學生遞交的申請材料,康教授把它們分成“定量”和“非定量”兩類。分數他看得很仔細,但那些“非定量”的東西卻能告訴他更多。“在每年幾百上千份的申請中,中國學生的GRE能考得很好,但我能看出來,他們寫的“陳述”經常千篇一律,缺乏特點。他們不清楚為什麼要來普林斯頓,或者過分要求完美,不敢展示真實的自己。”

  康教授同時舉了個例子,來描述他認為的個性鮮明的個人陳述是什麼樣的︰

  “有個學生是這麼寫的︰他以前的專業是電子工程,後來才慢慢發現真正感興趣的是生物。他申請轉了系,盡管絕大多數人反對,因為沒有基礎,讀得有些吃力,但他還是很高興。因為每一學期都會比上一學期進步一些。他的“陳述”給我留下了比較深的印象,因為它展示了一個人在尋找和實現夢想過程中的困惑和欣喜。

  把“展示自己”當成考試

  康教授介紹,如果通過初步篩選,那麼下一步就是面試了,對于中國學生,普林斯頓一般采取電話面試的形式考察,目的主要是看看英文口語能力、科研經歷、隨機應變的能力,以及學生的一些背景狀況。 電話面試大約一個小時,45分鐘說英語,15分鐘用中文。就算英語不是特別好,學生還是可以完整地表達自己的。

  但大部分中國學生會把它看作一個“考試”,而不是一個“對話”,所以有些會很緊張。有些學生听得出來他(她)事先在紙上寫好回答,照著念,或者是背出來。還有是“排練過度”,說得非常溜,像演講一樣,但並沒有針對我的提問。那些答非所問的學生,我想可能沒有自己做過真正獨立的研究,或者對自己沒對信心。我希望學生是展現一個真實的自我,而不是一個過度包裝的、失去了真實性的“加工成品”。

出出國

  申請材料無需完美,看的是態度

  康教授說︰“我們要挑選的,是真的熱愛科學、而且誠實的人。去年,我幾乎是在申請截止前的最後一刻才收到了一個學生的材料,條件很好,我就給他打電話。他老老實實告訴我,雖然他很早就進實驗室,工作也很努力,但不知道為什麼,實驗總不是很順利。但他可以很清楚地描述他在實驗中遇到的問題,和為解決問題所作出的種種嘗試。

  表面上看,他的科研並不成功,但我能感受他的認真、誠實、努力,這已經具備了一個科學家、一個人最重要的品質。分數很重要,但不是一個絕對因素。申請普林斯頓的學生都是國內名牌大學的尖子,經過仔細篩選過的人,智力都沒有問題。我會仔細看每一門的成績;但並不是分數高就能入選,相反,我認為第一名和第七八名的實力並不相差太遠。

  錄取與否,智力以外的因素很重要。我們系錄取過一個河南的學生,家在農村,初中就獨自在縣城 ,住校讀書,吃過不少苦。在電話和電郵里,我感覺到她為人謙和,沒有一些被寵慣的尖子生的趾高氣昂。還有個學生,他會和老師“套瓷”,但不是恭維,套近乎,而是自己的確做過研究,對老師有真正的了解,提問很專業,很深入。這樣的學生,不油嘴滑舌,讓人感覺到懂得認真負責,尊重機遇。但有的學生過于自信,甚至有些傲慢,覺得自己不是去普林斯頓,就能去哈佛,一副唯我獨尊的樣子,很難給人留下好印象。”

  國內考生競爭頂尖名校這塊比較激烈,標準也是水漲船高。但普林斯頓教授指出的申請情況也的確存在。申請還是需要一定的準備,盲目follow攻略、面經,最後申請材料極容易同質化。